_Aquarius

吟游诗人

in time(3)

米flo/flo米

时间线往前推移,17岁的michele和florent在巴黎相遇

两人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中午,匆匆忙忙洗漱完毕,florent背着吉他、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跟着michele到了一家青年旅舍。

进到michele的房间,florent忍不住“哇”的一声,房间宽阔明亮,正中央是一张双人床,旁边有木制的小桌椅,还有衣架等等,看起来很高级。

michele一边帮他把行李放好一边说道:“我来到这里的时候,就只剩下这个房间了。怎么样,还行吧?”“很好啊!”florent拍了拍柔软的床铺,“就是有点贵,我们俩合租就正好。”

“从今以后我们就要挤一张床了哦……”

“没关系啊,我们昨晚不是都睡过了吗?”florent说道,“诶等等,好像哪里不对?”

“没有什么不对啊……”michele强忍住笑意拍拍他的肩,“好啦好啦,放下行李就出去吃东西吧!我都饿坏了!”

“噢,那走吧!”florent被他连拖带拽地拉出了门。

两人在街上转悠了一会儿,最后选择在街边一家小店坐下。一位女服务员对这两个年轻人——尤其是michele——十分感兴趣,michele用不太标准的法语和她聊天,florent时不时帮忙补充几句,两人一唱一和似的很是有趣,引得她咯咯直笑,然后这位服务员给他们送了一个小小的草莓蛋糕,并说道:“这是送给你们的哦,未来的音乐家们,祝你们早日实现自己的梦想!”

“噢,谢谢!非常感谢!”michele和florent站起来连声道谢,并拥抱了她。两人在感激之余,还有一些感动。重新坐下后,michele说:“florent,我想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。”“我相信你。那就继续走下去吧。”florent点点头,眼神明亮如星。

“好啦,我们吃吧!flo你喜欢吃蛋糕吗?”michele叉了一块蛋糕塞进嘴里,“唔……这个好好吃啊!”florent一边说着“当然”一边也赶紧用叉子戳蛋糕。

“诶对了,florent,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那天吗?你撞到我之后,好像想说什么又没有说……”michele吃了一小口蛋糕,问道,“其实你那时候想说什么啊?”

florent微微愣了一下,歪着头想了想,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脸红了:“噢,我……我想说,你好厉害,平衡感好好哦……”

“原来是这样的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michele拍腿大笑。

“还……还有……”florent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了,“你好可爱……”

各位请品一品这个眼神!!…是官摄的活到爆
…我哭了…说不出话…

in time(2)

米flo/flo米

时间线往前推移,17岁的michele和florent在巴黎相遇


几天后,michele按照florent所给的地址找到了他的住处。michele在门口站了一会儿,然后伸手敲门,敲到第五下的时候,门开了。

看到michele,florent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,随即他说:“进来吧。”

florent的房间很小,布置很简单,洁白的床铺上放着一把吉他和一只小粉象玩偶,旁边的木桌子上散落着几张纸。florent看起来状态不太好,跟那天相比简直像换了个人一样。

“你还好吗?”michele轻轻拍了拍他的肩。

他扯了扯嘴角:“还好。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没什么……”michele拿出一沓纸,“我写了几首歌,想给你看一下。”

florent接过来,一张接一张地看,看到最后他说:“michele,你真的很厉害。”

“谢谢,但其实我想说——”michele看着他,“我们为什么不组个乐队呢?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们可以组个乐队呀,我们一起合作……”

“但是……”

“flo,你听我说,不是像其他乐队那样,”michele急得差点飙了几句意大利语,“我们自己写歌,然后……然后一起唱……”

“噢……”florent理了理思绪,“所以,是各自创作然后以乐队的名义发歌吗?”

“对,差不多是这样。”michele松了口气,感激地看着他,“当然也可以合作啊,或者互相提一下建议什么的……我觉得这样会好一点。”

“哦,好啊。”florent说道。

“你答应了?”这下轮到michele惊讶了,他原本以为florent会拒绝的。

“嗯,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。”

“太好了!谢谢你!”michele扑过去在他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口,开心得像个小孩子一样。

florent的脸蓦地红了,他摸摸鼻子,说:“所以……乐队就这样成立了吗?叫什么名字呢?”

michele说:“我想到一个……”

florent说:“我也想到一个……”

两人目光相对,同时说出了那个词——

“Miflo!”

“太棒了!”michele和florent击了个掌,“就这样决定了,Miflo乐队正式成立!”

两人下楼买了一点啤酒,在florent的房间里开了个小小的庆祝会,michele还画了一张海报,florent在一旁看着,赞叹不已。

他们从下午一直聊到晚上,聊各种各样的事情,关于梦想,关于音乐,关于未来……两颗年轻又满怀激情的心灵碰撞出闪亮的生命的火花。

得知florent在为房租的事情发愁,michele说:“嘿,你为什么不过来和我一起住呢?我的房间比较大,而且我刚好要找人合租。”

“真的吗?你不介意吗?”florent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“我睡在地板上也没问题的,你不介意就好。”

“好……好呀,谢谢你!你真是太好了!”florent感动得一塌糊涂,“对了,现在这么晚了,你该回去了吧?或者干脆在我这里住一晚吧?虽然我的房间小了一点……”

“可以啊,我们先收拾收拾东西,明天我就直接带你去我那里。”

“好的!”florent瞬间就高兴起来了,开始动手收拾衣服行李,michele帮着把他的一些零碎的小物件小心地收好。因为没多少东西,所以不到半个小时就收拾完毕,两人往空荡荡的床上一躺,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。


in time

米flo/flo米
时间线往前推移,17岁的michele和florent在巴黎相遇

今天天气很好,用法国人的话来说就是“beau temps”,michele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衫在街上散步,脑后随意地扎起一条小辫子,几绺黑色长发松松散散地垂落下来,衬着少年俊秀的面容,仿佛一件精美的艺术品。他漫不经心地舔着一个香草冰淇淋,脑中还思考着新歌的事情。一只洁白的鸽子从面前飞过,他突然想到了什么,脚步微微一滞。下一秒有人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背上。

“对不起!对不起!……”michele回过头,身后站着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男孩,惊慌失措的样子,正不住地道歉,又瞥了一眼他的冰淇淋。

“没事。”michele冲他一笑,冰淇淋还稳稳当当地握在手里,一滴奶油都没洒。

男孩的脸微微地红了,他挠挠头,似乎想说什么,但是又没有说。michele这才发现他身后背着一把吉他,便问道:“诶,你会弹吉他?”

“嗯,我之前在一个乐队工作……”

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michele朝他伸出手,“我叫michele,你呢?”

“我叫florent。”男孩有些惊讶地握住了他伸来的手,一只温暖而有力的手,握着很舒服。

“你能弹一首来听听吗,florent?”michele又说,眼睛亮亮的,充满了期待,让人不忍心拒绝。

“我……”florent犹豫了一会儿,还是答应了,“好吧。”

于是他们在路边找了一张长椅坐下,florent取下吉他试了一下音,便清清嗓子唱了起来。

他的声音富有磁性,又带着一些少年的青涩与稚嫩,他的吉他技巧倒是十分娴熟,吉他仿佛和他融为了一体。他刚刚唱完一首,michele就忍不住拍掌叫道:“太棒了!”他拍着florent的肩膀说:“这是你自己写的歌吗?这真的很棒!”florent的脸又红了,有点不好意思地说:“是的,你能喜欢真的是太好了,谢谢。”

“你想听一下我的歌吗?”michele忽然说。florent愣了一会儿,然后“噢”了一声把吉他递给了他。michele小心翼翼地接过来,看了一会儿,称赞道:“很漂亮的吉他。”他笑了笑,开始唱歌。

florent全程一言不发地盯着他,事实上michele一开口,他就被折服了。michele的声音清澈透亮,配合着吉他的音乐,一首歌就自然而然地流淌出来,漫延到空气中。florent听得如痴如醉。等到一曲终了,michele抱着吉他看着他的时候,他才回过神来。

“好……好棒,太棒了。”他实在找不到形容词,不由得着急起来,michele看到他的样子,“噗呲”一声笑了。

“真的很棒啦!”florent很执着地夸他。

“谢谢!”michele高兴地说,“我来这里就是为了做我的音乐……之前你说你在一个乐队工作?”

“对啊,不过后来乐队解散了,我想做自己的音乐。”

“真巧啊……你是本地人吗?”

“唔……我是从阿让特依来的,应该算是吧。你呢?”

“我啊,我是从意大利来的,在这里待了几天。”

florent微微有些惊讶:“噢,你的法语很好。”

“谢谢。”michele说,“你住在哪里呀?”

“我刚刚来到这里,在附近租了间房子。”florent告诉了他地址,又说:“如果你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,我对这里比较熟悉,嗯……我的意思是,你是意大利人……”

“谢谢,我知道了。”michele笑着说道,两人拥抱了一下,然后互相道别。

在学校图书馆借了悲惨世界,一边看一边摸的小马

悖悖论:

我们看清了生命的无意义,甚至看穿了一切追寻意义的活动的徒劳与自欺性,却又不能安于意义的缺失,也许人对意义的渴望就是进化遗留的阑尾,我们只是阑尾炎犯了而已,要么割掉,要么痛着

还好我们有艺术啊,优雅地搪塞人类和人类生存的问题是艺术的杰出功能,有时候觉得没能和艺术在一起的人就像单身狗一样可怜,但是你又很难帮他脱单

所以,过一种审美的生活吧,希望我们像史努比一样快乐

码个进度
少年米真的太太太好看了(当然现在也好看!)我受到一万点暴击…我有史以来第一次在画的过程中好几次要停下来嚎叫“他怎么这么帅啊啊啊啊啊”,激动得差点连笔都握不住…
等我缓一缓再继续画…或者也可能就这样了…

前几天在学校的摸鱼,一幅很灵魂的画作,虽然被折了一下…
p.s.这就是我写作业时的心情